山達基志願牧師印度親善巡迴團團長專訪之二

印度山達基志願牧師親善巡迴團自從在2005年9月來到印度後,已在許多專業領域提供了訓練。負責人薇塔說明他們的工作內容。 問:自你們到達印度後,你們把賀伯特先生發展的技術教給多少學員? 薇塔:我們訓練了超過三萬人。我們的計劃內容很吸引人。


山達基志願牧師說明海地救災狀況

凱倫 法威是一名助產士,同時也是住在新英格蘭的山達基志願牧師。她在1月12日一聽到海地發生震災,就立即想要投入救災。四天後她就抵達太子港。她與救災醫藥人員及志願牧師搭乘1月16日紐約飛海地的專機。這班飛機是山達基教會的包機,專門運送醫護人員與補給品到海地。凱倫被派到綜合醫院。這所醫院設備不足,醫生與護士只能絕望地替為數眾多的重傷災民做點甚麼。由於死傷慘重,醫療人員無暇顧及孕婦。


山達基贊助的包機將醫療與精神援助帶往海地

山達


山達基志願牧師赴海地救災

山達


山達基志願牧師獲市長頒發獎狀

杜林市長塞吉歐 強帕瑞諾頒獎表揚十個民間組織,以彰顯他們在6.3級地震中,協助受創的艾奎拉鎮居民。該地震造成1,500人受傷,2萬8千人無家可歸,300人死亡。受獎組織之一是山達基社區公民保護協會。這個團體共有170名志工,為社區貢獻了超過3萬5千個工時。 山達基志工親自督導與管理數個收容所,並照顧災民的各方面生理需求和創傷舒緩,提供精神急救。 該協會是山達基志願牧師隊的分支,這是山達基教會的一項綜合計劃,提供社區服務、救災、與緊急應變。該計劃由山達基創始人……


山達基志願牧師回到肯亞

肯亞總理歐丁加於週一發表全球暖化對經濟及社會影響的談話。山達基志願牧師大衛 單普施特也正好回到肯亞為奈洛比的童軍團領導人進行為期一週的訓練。 單普施特是活躍的山達基志願牧師,他在9月份首次來到該國,舉辦一系列的志願牧師演講。這些演講是以……


山達基志願牧師印度親善巡迴團團長專訪之一

山達基志願牧師印度親善巡迴團團長,瑪麗安 薇塔女士,原籍澳洲,卻成為印度的公眾人物。在過去四年裡她走遍印度,為城市與鄉鎮帶來希望,也訓練了數萬名學員運用L. 羅恩 賀伯特發展的精神技術。 薇塔分享了她對印度及山達基志願牧師計劃的看法。


山達基志願牧師透過網路提供無遠弗屆的協助

山達基志願牧師線上研修協助了169個國家數以千計的人發現「事情是有辦法解決的」。 一位肯亞人想要幫助他國內的年輕女性,他們受愈發普及的買春旅遊所迷惑。一對菲律賓夫婦想要挽救他們22年瀕臨破裂的婚姻。一位美國藥劑師很擔心工作壓力太大。他們的朋友與「權威人士」都告訴他們,這可沒辦法解決。不過,他們找到了有效的工具,讓他們達成心願並克服困難。只要參加山達基志願牧師網站的免費線上研修就行了。 這套研修涵蓋了山達基手冊裡的十九章,也提供了……


澳洲山達基志願牧師找回夢想之地的希望

每一天,澳洲山達基志願牧師的澳陸親善巡迴團,默默行善,幫助人們克服追求幸福的障礙,並重新燃起希望和夢想。他們是澳洲大陸的原住民。 侵蝕澳洲原住民文化的是毒品、酗酒、與文盲。在2005年,原住民三年級學童不到一半具閱讀能力,而五年級學童僅31%符合國家標準。澳洲10至17歲人口中,原住民僅佔5%,但他們卻佔了該國少年監獄囚犯的40%。2009年6月一份報告指出,澳洲原住民入獄機率是其他族裔的13倍。該報告還發現毒品和酗酒與原住民受監禁有明顯的關聯。


山達基志願牧師協助菲律賓颱風災害的重建

整個颱風季裡,馬尼拉山達基中心志願牧師都伸出援手,協助救災。菲律賓在兩個月內遭到四個超強颱風的肆虐,第四個颱風上週才又侵襲菲律賓,造成將近400億菲律賓披索(約9億美元)財損、961人死亡、數萬人無家可歸。 九月下旬第一個颱風來襲,馬尼拉教會的職員與教友穿上黃衫,立刻前往街頭與收容所,以山達基的援助法,緊急救助災民。 山達基援助法是山達基創始人……


莫拉克颱風救災,台灣山達基人接受表揚

山達基志願牧師在10月17日的一項儀式中因參與協助台灣十五年來最大颱風災害救災而接受表揚。總裁李美足女士代表台灣山達基教會接受了青年志工協會與高雄縣長頒發的獎狀。儀式中也有許多其它單位與個人接受表揚。 去年八月莫拉克颱風重創南台灣,帶走六百餘人性命,並造成約195億台幣的損害。降雨超過3000毫米,重創全台,造成嚴重的災情,土石流也淹沒了許多村落。 雖然有超過二萬名軍力投入救災,但要不是志工協助照顧七千餘名無家可歸的災民與大規模的清理工作,全台也難以恢復正常生活。 山達基志願牧師的黃衫很快就成了風災後很受歡迎的景象。山達基人協助分配糧食、飲水和補給品,並捲起袖子協助清理四處堆積如山的泥漿。 但是山達基志願牧師最有價值的貢獻,是山達基援助法,這是一種精神急救。山達基援助法是由山達基創始人……


澳洲山達基志願牧師投入蘇門答臘地震救災之二

來自澳洲的山達基志願牧師來到蘇門答臘,協助9月30日受到地震侵襲的巴東及周遭災民,回歸正常生活。他們第一天在協助當地醫院和收容所之後,轉往其它受災最嚴重的村落。 他們黎明出發,步行到山區村落,以避開擁擠的交通。一路上他們對沿途美麗的鄉間風光及觸目驚心的災情,感到震驚。他們經過的每間房子,不是全倒就是半倒。牆不見了、窗戶也都破了。